江西分宜:渎职失职者迁官有路
发表时间:2019-09-11

  一封寄至本刊的群众来信称:正在“三讲”阶段的分宜县目前已收集到各方面批评意见数千条,被批评对象之集中,所反映问题之尖锐,在分宜已形成“第二轮举报高潮”。何谓“第二轮”?来信称:“第一轮”举报出现在事件暴露之后,居于中间的则是一段鸦雀无声的沉默时期……

  分宜群众来信反映的实际上是该县在干部使用方面存在的问题。要反映问题的群众为什么突然之间鸦雀无声?因为“突然之间,搞垮一个贫困乡的原乡党委书记被提拔为分宜县农委主任;在某单位问题严重、待不下去的某局长被调任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另一个政声丑恶、曾经索贿7万余元后被迫吐出的镇党委书记调任分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高岚乡引人瞩目的是在建中的高岚水泥厂。1996年筹备上马,2000年8月间接近落成。但实际上,这座水泥厂更真实的处境应该是:路人侧目。1996年,高岚乡党委书记严诚突然灵机一动,一项决策出来了:要建这座水泥厂。严书记的灵感来自前几任乡党委断断续续有过的几番动议,高岚乡是否可以搞水泥厂?高岚有生产水泥的资源优势,当然高岚交通不便,甚至分宜县水泥厂都常年吃不饱,这属于劣势——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前几任党委的动议最终搁浅。然而,严书记此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水泥厂项目一定要上。

  有可能对严书记构成制约的已经不是高岚乡党委某些成员、大多数高岚乡群众的反对呼声——在高岚,严书记对此不加考虑,而是一个实际因素:资金困难。构想中的高岚水泥厂设计生产能力为4万吨,预算资金为1200万元,到哪里去找这笔钱?兴致勃勃的严书记不能不有所正视。多年僻处分宜山乡的严书记此时已率领一个三人小组考察在外,归途中的严书记对资金来源作出了初步概算:全乡正科级干部集资20000元(严诚本人的20000由银行借贷),副科级干部集资15000元,国家公务员集资11000元,一般干部9000元,;集体干部8000元,全乡12个行政村每村集资2000元,挂牌玄机彩图,教师、职工、医师扣一个月工资。此外,任何个人集资5000元,可进厂当工人。

  70万元相对于1200万元总预算,只能是第一步。高岚乡财政本身能不能解决一部分?严诚书记不作这方面的考虑。他清楚高岚乡的家底,乡财政拿不出一分钱。严书记不得已作出的下一步决策充满冒险性:向乡林场要钱。这一决策导致数百亩杉木林被砍伐,后来的结果是直接惊动江西省林业厅公安处,决定抓捕高岚毁林事件的主要决策人。执行过程中,幸而有分宜县委、新余市委两级党委出面调停,严书记等才避免被警车带走,这才保住眼看就要流产的高岚水泥厂项目。

  而无可置疑的一点是:本刊记者赴分宜之前曾经相信的高岚乡负责人搞一个废弃工程背后的良好动机,已经不复存在。事实一:该乡主要负责人安排其亲属为水泥厂采购设备物资,采购价莫名其妙地普遍偏高,对水泥厂项目造价居高不下,负有不容推卸之责;事实二:砍伐数百亩林场,莫名其妙地以低于市场价每立方百余元的价格出售林木,无从作出合理解释。如此一高一低,恰恰在该项目急需资金、负债累累之际。

  高岚水泥厂项目给高岚人带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呢?记者在高岚入住的一家小饭店的老板忿忿地说:“高岚乡欠下的账,需要高岚乡全部教师医师、干部职工10年不吃不喝才能归还。这个书记可是害苦了我们高岚人……”

  与高岚接壤的杨桥镇是分宜县最大的一个乡镇。1998年9月间,时任镇党委书记戴启祥深陷于众多群众告状、上访事件的纷扰之中,有无以招架之势。继续待在杨桥镇已不可能,一时间,如何安排戴启祥同志,成了分宜县委领导颇费心机的一则难题。9月份,县委向新余市委推荐提拔戴启祥升“副县级”,被否决。10月,县委终于作出决定:调戴启祥任分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本刊记者同时了解到;分宜在干部使用、提拔方面有其特殊地域因素。由于新余市辖下仅一郊一县(即分宜县),分宜干部被提拔的机会远胜于其它地区。所以,高岚乡党委书记严诚才能调(非提拔)县农委主任,杨桥镇党委书记戴启祥才能调(同样非提拔)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杨桥镇建陂村村民毛小春是西山坡小煤窑的矿主。小煤窑乱采乱挖,受到镇煤管站的制止。为此,毛小春等曾经几度是戴书记的座上客。毛后来编顺口溜追记当时的情景:“送五千,吸他一包烟;送一万,吃他一餐饭。”

  原文江村教师黄某为进杨桥镇初级中学,于1997年8月底托人向戴书记送1000元,戴收下贿款的同时客气地表示:“市纪委×书记介绍来的还要送礼啊?”并答应黄某9月2日到初级中学报到,可9月3日仍然无回音。当天再送2000元,立即得到通知:9月5日报到上课。

  戴启祥在杨桥镇任职期间,为镇政府扩编了数十名“集体干部”。造成一部分群众举报的原因是:戴启祥收受一些人的贿款、给一些人许诺最终变成了空头支票,不能兑现,从而引起上级有关部门介入。戴因此不得不吐出部分贿款。

  调离不能胜任原职的戴启祥,是分宜县委组织部门几经权衡后作出的一项安排。参照前述高岚乡党委书记严诚的调职可以看出,戴启祥的情况不是特例。同样,原分宜县粮食局某局长的调动也当作如是观,都在“情理”之中。

  分宜县粮食局曾经是当地人所称的“好局”,效益好,待遇好。该局现在暴露出来的问题在哪里呢?一、在某局长主管的几年间,经济失误(被外单位合同欺诈)达300万元之巨;二、一个粮贸大楼装修工程,同时安排6支装修队进场,长时间不能竣工,经现粮食局负责人初步审计,问题多多;三、该局下属粮管所人员贪污、集体私分、侵吞现象严重,近20人受党纪处分或刑事处理,与某局长关系接近的下属人员基本上未能幸免。